过年丨动静深度:回家过年 海对山的奔赴_昆明信息港

临近春节,几乎到了一年里最寒冷的季节。但应该没有什么,比守在家人身边,吃上一顿年夜饭,更让人觉得靠近春天。广州到贵州省大方县跑马村,相距一千多公里,秦鹏已经两年没回老家过年,自从给爸妈打电话说要回家过年后,他盼着和家人团聚的心情更强烈了。

回家前的忙碌

农历腊月二十四,也是传统的南方小年,在货物吞吐量位居全球第四的广州港,一个个色彩缤纷的集装箱从这里离开,发往世界各地,临近春节也没有丝毫停歇。

秦鹏是广州港码头的龙门吊司机, 坐在离地面20米左右,约7层楼高的操作室里,他正轻轻拨动着控制手柄,用龙门吊机把长40英尺,重达30吨的集装箱垒放整齐。秦鹏说,“从操作室看地面的集装箱和普通小纸箱一般大,用塔吊机僵硬的大铁臂垒放集装箱是工作中最难的环节,如果垒放时没对齐,很容易倒下来,里面的货物会被损坏,所以精神要高度集中,视力也必须要在4.8以上”。

在吊臂起落间,着箱、起吊、垒放,一系列行云流水的操作后,一个个集装箱被精、准、快的从堆场放置到了拖车上。“今天工作了8个小时,一共搬了150多个集装箱”。秦鹏一边说着当天的战绩,一边收拾着准备下班的物品。

回家的准备

秦鹏的老家在贵州省大方县普底乡跑马村,在广州港工作已有三年多的他,因工作原因,两年没回老家过年了。秦鹏说,“今年再怎么也要回家过年”。

从12月初,秦鹏就盼着工作排班表赶紧出来。“我们是按轮次排班,过年那几天轮到谁就是谁的班”。排班表终于出来了,但遗憾的是,秦鹏初一晚上就要上班。他的老家离广州有一千多公里,若回家过除夕,第二天紧赶慢赶,也赶不上当天的晚班。回家心切的秦鹏一直在和同事协调,希望可以调换上班时间。找了四五个同事后,换班的事情终于谈妥了。秦鹏说,过几天还要抽时间去买点广州特产给爸妈带回去。

千里之外的贵州省大方县普底乡跑马村老秦家,听说儿子今年要回家过年,秦爸爸把养了一年多的肥猪杀好了,正忙着熏制腊肉,“秦鹏喜欢吃腊肉猪脚,四只猪脚全部熏成腊肉了,等他回来大家一起吃两只,剩下两只猪脚让他带到广州去”。说着,秦爸爸往熏肉的火堆里添加了些柴火。

秦爸爸是最盼儿子回家的人,因为他心里还有一个未了的心事。秦鹏上半年结婚了,他希望儿子过年领着新媳妇去给爷爷奶奶上坟。“秦鹏爷爷在世时,一直想看到孙子成家,现在如愿了,想让秦鹏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”,秦爸爸说。

“爸、妈,我回来了”

腊月二十九早上8点40,秦鹏和妻子坐上了广州南开往贵州黔西的高铁。

高铁上没事做,秦鹏打开手机里老家的监控,看着视频里父母忙碌的身影。秦鹏说,“在广州想家了,就从监控里看看家里的情况,每次看完都会有点伤感,但又想看”,这或许就是千里之隔的无奈与温情。

从满山开满杜鹃花的家乡,到高楼鳞次栉比的大都市,秦鹏说,“离家这几年,有得也有失”。5年前,秦鹏家还是毕节市大方县普底乡跑马村的贫困户,他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零工。2017年,毕节职业技术学院与广州港集团共建校企合作订单班,秦鹏被录取。凭借自己的努力,从打零工时的两千多元月工资到现在月收入过万,秦鹏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观。在位于百里杜鹃景区内的老家,秦爸爸也在景区附近当起了护林员,每月有800元工资,家里还搞起了养殖,日子越过越好了。

除了秦鹏家变化大,还有他们的村庄。“现在村里道路平整也宽敞了,以前这里煤矿多,路被运煤车碾得坑坑洼洼,到处被煤灰弄得黢黑,种的菜,叶子上也是厚厚的煤灰。”

现在百里杜鹃景区已慢慢恢复了热闹,秦鹏心里也装了个小秘密,“想给爸妈在景区这边开个店,做彝族美食,现在还没给他们说,准备给他们个惊喜”。对于自己的未来,秦鹏已经有了打算,“做塔吊工作这几年,也有了一定的经验,如果老家有适合做的塔吊工作,就回家发展”。

回家的路上,有车站里嘈杂的人声,有车厢里一遍遍的广播,有动车引擎的轰鸣,有村里交通车上熟悉的乡音。1000多公里,晚上7点多,秦鹏到家了。

两年没见,秦鹏与家人的重逢没有想象中的拥抱、泪水和激动的话。有的是,在屋内妈妈端上冒着热气的饭菜上桌, 爸爸忙着用铁钩拉开煤炉盖拨开火芯,让炉火更旺温暖全屋。

一家人、一桌饭,平凡而温暖。不管在哪里,家,始终是中国人从未改变的归宿。

视频制作:陈艳 李密(实习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