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岭红岩碑 天书依然

红岩碑,现名“红崖天书”,位于关岭城东晒甲山半山腰,距黄果树大瀑布约6千米,与关岭坝陵桥遥相呼应。红岩碑是黔中两大名胜之一,与黄果树瀑布齐名。

清道光《永宁州志》载:“晒甲山即红岩后一山也,崔巍百丈……俗传武侯南征晒甲于此。”当地人传说中的晒甲山上,有一壁灼灼似火的丹霞奇崖,宽约百米,高则30余米,颇具恢宏的气势,远处望去确像一壁烛天的赤城,在万山翠绿中更加醒目。

二十多年前,贵州省悬赏100万破译红崖天书,一时间,关岭温柔的乡里居住着四面八方太多的游客。我也跟随着新闻热点,走进红崖天书。上山下山的人络绎不绝,我也跟风上山,感知风把我带到自己从未向往过的高处,在有所思而无所思里,仿佛穿越时空,坠入远古的场景。红崖天书似画如字,字画混体。大者如斗,小者如升,结构奇特,蕴藏着的无穷怪异,仿佛洞彻着历史的纵横捭阖,充满神秘。

今年初秋,有朋友在木城河风景区当驻村干部,邀请我们去做客。我们驾车前往,走关岭老路,过断桥,停车观赏坝陵桥壮观。我叫朋友开车到红岩碑后自己上去。

沿乡村小道上山,面对乡村,闻着稻谷的香气,感情似滴水滩瀑布的流水,悠远而又深长。我注目着田间的农民兄弟,那秋风荡起的稻浪,勾勒出乡村一部丰富而传奇的典故。

红岩碑尽收眼底,因为只有我一个人,可以尽情地抚摸图画文字的线条,线条像一条有伤痕的蚯蚓爬过我情感的疆域版图。非雕非凿,如篆如隶,笔势古朴,梦幻般的图案色彩,亮丽了我梦幻人生几个句子的一段旅程,留下的是人们对碑文破译。有人认为与诸葛亮有关,是镇山符;有人破译是建文帝的檄文;有人解释是古代藏宝图;有人研究得出是外星人留下的图文。

我是书法爱好者,知书法史上留下经典碑帖无数,且大都集中在西安碑亭,唯独没有书家把红岩碑当碑帖研究,这可能在取法上有局限性了。我个人不是喜欢字内空间的变化,是在三十年学习取法对象书法规律下,看出了红岩碑线条的疏密、大小、虚实的微妙改变。目光仰视,古朴线条的雕痕由浅入深,百骸充盈的意志和力量贯通中断处,图像与图像处,笔画与笔画处,文字与文字处,融入无涯无极,在纵横中舞蹈出磅礴大气。

下山,看着在田间收获的农民,使我倍感乡村的温暖。我坐在田间,与农民交谈,从农民纯洁的心灵上,我品尝到了一种让人感动的憨厚,我破译红岩碑的欲望就开始孕育了。红岩碑,石壁雕刻的历史漫漶风中,穿透青石的线条千年成迷。

红尘千丈,道路隐藏,与红岩碑遥相呼应的坝陵桥独踞至高无上的巅峰,把历史的未解和今日的雄伟,伟岸在我仰望的境界。

路在高处,美在险处,碑在秘处,破译者智慧的锋芒永不卷刃,无法阐释丰富的秘谛,让“红崖天书”依然是天书。

□王金玉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