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炫丽的彩虹,永远都在……”

朵朵给爷爷奶奶读故事。

朵朵作文本里的妈妈。

朵朵摘抄的纸条。记者 马骏 摄

本报记者 马骏

在延陵镇麦溪村,程怡一家一直过着平凡的乡村生活。程怡是一位单亲妈妈,在一家眼镜厂工作,父亲程军和母亲孙梅常年在自家田地里忙活,女儿朵朵乖巧懂事。日子虽略显清贫,可总有欢声笑语。家门上,一副对联给这幢破旧的二层老屋添了几分生机。上联:吉祥平安宅;下联:欢乐幸福家。横批:快乐之家。然而,如今的“快乐之家”却很难再快乐起来。

两包未开封的菜籽

走进程怡家,两包鼓鼓的菜籽叠放在窗台下。这是三个多月前,程怡的父亲程军买来播种的。可还没来得及拆封,一个噩耗便传来了,“今年4月份,我父亲感到身体不适,就去了医院做检查,结果被确诊为肺癌晚期。”那一刻,程怡觉得,天塌了。

多年前,在经历了一段不幸的婚姻后,程怡带着女儿回到了父母身边。父母对她关怀备至,女儿越发乖巧懂事。程怡本以为,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。然而,三年前,母亲患上了脑梗,现在,父亲又被查出肺癌,她不知道生活该怎样继续。“这一堆药是我母亲的,那一堆药是我父亲的。”程怡望着餐桌上的各种袋子、盒子,神情落寞,“我现在已经不能去上班了,得在家照顾母亲和女儿。父亲去南京的医院做检查、化疗,我甚至不能陪同。父亲看病的钱几乎全是向亲戚借的,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是母亲每个月900元的残疾补助。”无论从精力还是经济上,程怡都感到深深的无力。

冰柜里的一堆鞭炮

在程怡家,一台报废的大冰柜被当做储物柜摆在客厅里,在各种杂物中,一堆大红色的鞭炮十分显眼。那是程怡在父亲第一次住院回来的时候买的。“我们村有个传统,家人住院回来,进门前得放一挂鞭炮,应该是想要以此来去去晦气,表达一份想要家人身体健康的心愿。这三个多月里,父亲前后住院三次,每次回来我都会放一挂。”程怡说,一下子买这么多,一个原因是买得多,便宜些,更重要的原因是,她希望父亲能够多去几次。“化疗结束还有其他的治疗,治疗的时间越长,父亲的病就有更多康复的希望,你说对吗?”程怡红着眼笑了,“心里总得有点希望吧。”

“身体上的苦累在其次,关键是精神上的压力太大了。”希望,支撑着程怡用疲惫不堪的身心去迎接每一个明天。作为女儿,程怡希望父母的病都能好起来,她说,不管花多少钱,只要人在,就好;作为母亲,程怡不想家人的苦难影响到孩子的成长,她希望孩子能够阳光快乐地长大;作为家中的顶梁柱,程怡也希望能有一份可以让她在家兼顾家人的工作。

作文本里都是妈妈

说着父母和孩子,程怡说到哽咽,而女儿朵朵跑到了妈妈身边安慰起来。“妈妈别哭了。”朵朵也记不清,有多少个夜晚,她看到妈妈黯然落泪,心疼地去努力安慰。

就要上四年级的朵朵爱阅读,能把《琵琶行》熟练地背上一大段,朵朵也爱写作文,妈妈几乎是每一篇作文的主角。《我的生日》《我的暑假生活》《我的妈妈》……妈妈的漂亮、聪明、耐心,妈妈的辛苦、坚持、忧伤,都在朵朵稚嫩的字体里。在朵朵的书桌上,一只透明的塑料盒子里放着她摘抄的一些纸条,最外面一张上写着:炫丽的彩虹,永远都在……朵朵说,中秋节快到了,她希望那时候外公没有在南京住院,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吃一顿团圆饭。最好,年年都可以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程怡、程军、孙梅、朵朵为化名)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