渔村趣事——婚结不成了

李志勇

那是1968年,是“大革命”运动的第二年。“上山下乡”正搞得热火朝天,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小渔村,出海接受“再教育”。

与我同船的也有一位姓李的,大名李清和,那年他已年满30岁,还没有成亲。为此,他的父母很是着急。之所以着急,皆为孙子故。李清和上有三个姐姐,下有三个妹妹,他是家里的独子,因为姐妹多,家里穷,吃了上顿没下顿,李清和就失去了上学的机会。他的老父弄船,为了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,他老父想把他也弄上船,挣几个工分,也好补贴补贴家用。他的老母虽然舍不得她的独子出海去熬风瞌浪,但迫于家里经济窘迫,不得不像送子去参军一样,把李清和送上了船。就在李清和出海参加渔业生产的第二年,他的老父患了重病,不能出海,全家生活的重担就压到了李清和一人身上。尽管他不辞辛劳,活儿拣重的干,担子拣重的挑,挣的工分在单份头中也是最高的,但也只能勉强维持全家的基本生活开支。而最让他老父老母焦心的不是家里的生活问题,而是一晃,李清和出海生活快10年了,至今仍单身一人,连个上门提亲的人都没有,眼看传宗接代要成泡影了,怎不让他父母焦急上火?

就在他的父母焦心上火之际,好事来了。李清和母亲的妹妹嫁在县城往西的一个农业大队,按辈分她应该是李清和的姨妈。李清和姨妈同一姓顾的人家是紧隔壁邻居,顾氏有一女,因车祸断了一只胳膊一条腿,虽说从死神那里拽回了一条命,但一只胳膊只能歪着,一条腿只能斜着,走路还一拐一拐的。因有此残疾,顾女芳龄虽过而立,至今却未能嫁出。清和姨妈把顾女和她的姨侄两只手拎着一比,觉得很是般配,于是从中撮合。这清和虽有独子优势,但想到自己年已三十,再拖下去高不成低不就,弄不好这婚姻大事就能黄了。正好他父母整日为他的婚姻操心,虽听说顾女身有残疾,但那是膀子与腿,与肚子不相干,只要有个好肚子,能怀胎足月,保他李家有后,那不还是好事一桩?于是也同清和一样一口答应了这门亲事。

眼下剩下的问题是钱,没钱这婚咋能结得起来?左思右想之下,李清和硬着头皮走进了大队的会计室。

“徐会计,我想想付钱。”李清和的嘴张了张,终于说出了这句他在肚里憋了好几天的话。

“付钱?”徐会计把头抬了抬,“你说要付钱?”

“是的,我想付钱。”李清和点着头,索性大着嗓子应道。

徐会计见李清和来者不善,心中暗道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没必要同他一个弄船的计较,于是从桌上的账本盒里抽出了“付款明细”,找着了李清和的名字后,拨拉着桌上的算盘,随后抬起头告诉他:“你不能付钱了。”

“为啥我不能付钱?”李清和壮着胆子反问了一句。

因前有暗示,那一天,这徐会计的态度十二分的好,居然没有往常的那种居高临下的架子以及大架子衍生出来的火,反而和颜悦色地对他说:“你先别问我为啥不能付钱给你,你先告诉我为啥要付钱?”

“我我要带亲!”李清和硬着头皮说。

“按说,带亲是人生大事,我应该帮你。”徐会计说,“李清和,你听着,不是我不帮你,而是你的账上不仅不余钱,相反,还超支53块4角8分,你说,你让我怎么帮你?我总不至于把别人账上的钱划拉给你用啥?天下有这个道理吗?”徐会计义正词严。李清和呆在那里,嘴里嘀咕道:“那,那,那,那不就玩不起来了嘛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会计室里哄堂大笑。“李清和带亲——玩不起来”的歇后语随着笑声不胫而走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